1. 主页 > 心情说说 >

愿心中有爱,世间遍地是爱

反复翻看手机里的信息,我一遍又一遍地说:“阿姨,谢谢您没有忘记我们渴望走出大山的农村孩子。感谢您让我们实现愿望的道路更加顺畅。谢谢大家!”信息来源是今天安化之行的一个小插曲。十个小时过去了,但那一刻发生的事让我印象深刻!

 

早在两个月前,公司就提出副部长以上领导每年捐款2000元,帮助安化山区的贫困学生。因为公司一直在做百万助学项目,对社会的责任感和认同感无形中同化了我们,我们早早就把自己的名字列入了捐款名单,非常期待这次捐款。没想到最近情绪低落,开始陷入一系列扑克游戏。我被别人卷走了几千块“大洋”,是因为我每赌必输。昨天公司通知下来的时候,有几个卡友找我确认这笔捐款怎么处理。嬉笑怒骂,回复他们“为什么不捐?”反正我给麻友捐了那么多几千,也不差这两千块!“不情愿的同事们在我提到这一点后都主动报名了。好像很多人想让我当“领导”。好在我是人中翘楚,做事一直用“爱”!

 

今天早上7点半,我到了公司,和大家一起出发了。儿子因为疑似手足口,一直呆在家里休息。今天他听说要给没钱读书的哥哥姐姐寄钱,一定要跟上。一行人在车上讨论最多的就是我们捐的这些人是不是来自贫困家庭。因为公司两年的持续援助,很大一部分受捐学生都是拎着手提袋,踩着高跟鞋,好像缺钱跟他们关系不大似的。所以在离开之前,我告诉了因为工作不能离开的同事。如果捐献者是这样的,我会把钱拿回来,把我的儿子和女儿捐献出去。我会记一辈子的!因为马涛线还在建设中,我们必须忍受几十公里的颠簸。车摇摇晃晃地往前开,捂着嘴,禁止儿子再折磨我,因为晕车真的很辛苦,大家都不说话了,让车晃。“妈妈,我要吐了。”儿子稚嫩的声音传入耳中,同行的男同胞赶紧停下车,抱起儿子向外跑去。考虑到路途遥远,路况不理想,我和儿子商量不要跟我去,就让他在路边亲戚家玩。一开始,儿子并没有跟着我,直到下一轮晕车来了。儿子入住后,安心的闭上眼睛,一直这样躺着,好像跟我没关系。经过四个小时的车程,我们终于到达了目的地。我在大雾中下了车,被领进了一所环境非常干净的学校。一切都那么舒适。这真是一个阅读和写作的好地方。看到帮工的名字,让她站起来见我之后,我的眼睛总会不自觉地瞟她一眼。16岁的女孩很可爱。她的资料上写着“我小时候父亲去世早,我和母亲改嫁到继父家。我父母都是农民,家里没有经济来源。我甚至还有一个体弱多病的7岁弟弟。”简简单单的一段话,整齐的校服,红红的脸,我找不到任何拒绝捐款的理由。捐赠仪式很俗套,但也很有必要。拍照结束后,学生们脸上的羞涩和远视都不见了。我们一起拍了快乐的照片,开心的聊天,互相关心。我记得当我的捐献者握着我的手的时候,我很惊讶,大叫:阿姨,你的手好冷啊!笑着诉说;阿姨是冷血动物。她每年都这样,已经习惯了。她很用心地说;阿姨,那不行。晚上一定要记得用热水泡脚。我也怕冷,但是我一直坚持晚上泡脚。现在好多了!被孩子们的体贴和关心感动,觉得时间短,遇到公司十周年,邀请他们来我们公司看看,到家里走一走。同时也为同事没来现场捐款的孩子拍照。希望家里的同事能早日见到远方的孩子。我们该见面了,也该和孩子们说再见了。希望他们能自食其力,努力工作,早日走出贫穷带来的一切不便。道别后,我们还是很激动,总想着如何更好地帮助他们。一年两千元已经不是我们的愿望了。为他们添加衣服和食物,甚至如何回家,一直是我们的下一个目标。我们想把他们当成我们的儿女,我更高兴有两个女儿一个儿子。美好的感觉让我们几乎忘记了这是我们一厢情愿的想法。我们开心的分享,甚至马上和公司沟通,让所有参与捐赠家庭的孩子组成一个团队,直接进驻我们资助的鼓楼乡,去传说中的山角落里体验,免去他们像小皇帝一样在家等待的不适。人就是这么感性,尤其是我们几个男同胞,跟我们女人一样叽叽喳喳,讨论着怎么让自己的一对不再因为没钱读书而发愁。我是所有同行中第一个收到Dui信息的人。愉快的回复后,我问这个活动的发起者团市委的领导:“这些孩子家里真的很穷吗?他们会在高中的时候自己买手机吗?”团委领导一再确认不应该有手机,家里条件也确实挺差,一再保证事情的可信度。怀疑只是一秒,我相信人性本善,相信真情!

 

爱情的接力棒已经开始传递,心情已经无比愉悦。好久没笑了,今天体验到了喜悦。总觉得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爱我的人,我的存在因为有你和她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