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美文阅读 >

昨日情书

作者:沙耶伽

叶君漫步在胡桐叶散落满地的羊肠小道上。

迎面走过两个学生打扮的女孩。其中一个扎马尾的带着嬉笑的表情撞撞同伴,“嘿,你要怎么送出那个粉哇哇的情书啊?先说好,我可不帮你送哦。”被撞的女孩涨红了一张脸,愤愤不平地说,“张蓓,你好讨厌啊!”安静的小道上就这么静静地回荡着他们的嬉笑声,只是,带着点少女情怀的娇羞和暧昧。

她含笑着回头看看她们的背影,任凭冬日里的冷风吹散中间分际的发线,一时思绪混乱,仿佛回到了那个冬季,过往的回忆蔓延脑海。曾经的自己也是含着一颗少女心写下了粉红纸张,尽管最终没有送达到它的意中人的手里,尽管它的结局是被压在了白鹤木匣子里,成为了昨日情书。

一、

“我幻想过有关于你的一切,直到相遇一刻成为现实。

如果眷恋,请你入我的梦来。”            

-----2007年1月5日

她的脑海开始浮现出他们初次见面的场景。

那是个及其寒冷的冬天,即便身处江南水乡,却还是带来了渗入身子骨的冷冽。

她缩成一团,在桌子底下猛地戳着自己的双手,企图带来热量。她一边听着新来的班主任的介绍,一边想着下课要如何拉些同学朋友去妈妈新开张的刨冰店。走神中,那个戴着厚厚眼镜的同桌推推她,自来熟地摇着她的手,“快看啊,彭帅在弹吉他,好帅啊,受不了了!”同桌兴奋至极的嗓音成功地让他回了神。

叶君本以为是同班同学,没想到是那个看起来很年轻的班主任。很严谨的二八分际发线,深深陷进去的眼窝配着斯斯文文的黑框眼镜,薄薄的唇形透着些许凉薄之相,确实是个顺眼的帅哥,在一群头发花白、学术深研的老师当中尤其突出。

他的手微微拨弄着琴弦,开始浅唱。那是英国辣妹组合的成名曲,她的最爱,《viva  forever》。叶君很疑惑,原来也有人像她一样,喜欢听这首在当时并不出名的歌。

舒缓的音乐在耳边回荡。

“Haste Manama,  always be mine,

Viva forever, I’ll be waiting,

Ever lasting, like the sun,

Live forever, for the moment

Ever searching for the word”

......

他的嗓音很有磁性,就像电台主持人。原本女子组合带着阴柔的唱腔被纯男性化的声音取代,却意外地和谐。

叶君突然觉得自己的心脏不再属于自己,因为,它无法控制地剧烈跳动,让她心惊和羞耻。

这是她对他的第一印象。后来从同桌小温那里得知,那个多才多艺的班主任叫彭钧。

二、

“一切的幸运并非毫无根据。

一切的喜欢并非偶然而为。”

------2007年6月3日

 

叶君发现她喜欢了上语文课,那个曾经让她痛恨至极的学科。而这一切,都是因为彭钧。彭钧讲课有着其独特方式,他不喜欢生硬地硬搬课文知识,无论是正史还是野史,那些人物事件在他口中就好像赋予了生命,生动有趣。

他的眼神很专注。当他把眼眸投向同学们的时候,叶君仿佛能看到他眼眸中自己的倒影。所以,叶君喜欢上课的时候视线一直跟着彭钧,希望他的眼睛里能投射出自己的小身影。也许是她过于炽热的视线让彭钧发觉了,他总是喜欢点名叫叶君起来回答问题。

当时讲到徐志摩的诗歌《偶然》。“我们相逢在黑暗的海上,你有你的,我有我的方向。你记得也好,最好你忘掉,在这交会时互放的光亮。”

“叶君同学,你从这个句子中有什么样的感受?”

当时叶君走了神。她望着教室外的树和停靠在树旁的小鸟神游在天际。直到同桌推推她的手臂,她才知道老师在提问。

她慌乱地站起来,椅子被拉响着发出哐哐的声音。后几排的男生都笑起来。

叶君涨红了脸,她不知道彭军问的是什么。“老师,我不清楚。”为了防止还有可能出糗,她选择了不回答。

彭军没说什么就让她坐下了。

这个小插曲让叶君觉得抱歉的同时更加觉得彭军的性格很好,善解人意。

后来,叶君在竞选班干部的时候选择了当语文课代表,与彭钧的接触更多了。

每天下午,她会很准时地来到老师办公室,向彭钧汇报班级的学习情况。她喜欢汇报完后和彭钧闲聊。彭钧博学多才,他对于历史、文学、哲学都有很深的看法。所以,她越发喜欢往办公室跑。无论是心情好还是阴霾时,听着彭钧的话她总能安静下来。也许是在那时候,她发现自己对彭钧有很深的依赖感。她在彭钧的身上感受到童年缺失的父爱,那是在单亲家庭中体会不到的。

因为经常见面,叶君开始在意起自己的外貌打扮,甚至偷偷地涂了亮亮的唇彩。她背着叶妈买了双高跟鞋,在家里的落地镜前迈着小步子,检查自己的仪态。她每天对着镜子练习微笑,想象彭钧喜欢的笑容弧度。她觉得自己快要成魔了,无时无刻不想要在彭均面前展现最好的自己。

最早发现她的变化的是妈妈。她很奇怪一向不拘小节的女儿怎么突然就喜欢往脸上涂涂抹抹了呢?而且买衣服喜欢买俏丽的连衣裙,而不再是宽松的衬衫了。她没有想过女儿会谈恋爱,叶君一向很乖。也许是青春期作祟也说不定。叶妈在心里这样想,所以并没有阻止她失常的行为。

 

三、

“生命中重要的事情不仅只有爱情。

还有爱。爱世界,爱社会,爱父母,爱自己。尽我们所能让每个出现在我们生命中的人变得可爱。”

-------2007年9月22日

 

慢慢地,叶妈的刨冰店上了轨道。

在传单的轰炸下,市二中的同学们都知道了附近这家好吃又实惠的刨冰店的存在。只是当时正处于冬季,吃冰的人实在很少,大部分都是去喝暖暖的奶茶类饮品。

叶君为这事劝过妈妈,“为什么不单单做饮品呢?还非要卖刨冰,就这么几个人买,还不够成本钱呢!”

妈妈一边忙着打包奶茶,一边说,“你这孩子怎么这么着急?现在不是没到夏季吗,到夏季就有很多人买了。再说了,我们既然叫“包君满意”刨冰店,就得要有刨冰嘛,不然招牌在哪呀!我记得你以前最爱吃刨冰了......”叶妈絮絮叨叨着。

同桌小温在旁边跟着呵呵乐,偶尔插上几句附和。今天就是小温用她的河东狮吼召集班上的人过来帮衬叶家刨冰店的。顿时,小小的店嘈杂起来。叶妈好像很喜欢大伙热热闹闹的,虽然她插不上话,但还是静静微笑地看着这群大孩子闹着。

不知为何,同学们的话题突然转向了他们的班主任——被女生们称之为彭帅的彭老师。小温一脸八卦地说,“阿姨,我们的班主任很帅哦,名牌大学研究生,上课生动为人风趣,我们超喜欢他的。叶君都看傻了呢。”

“她一向都很喜欢模样好看的人呢,也不知道像谁......”叶妈笑弯了眼。

叶君故作镇定地打了小温一下。

好像青春就真的这样。对某个人的感情会在别人的强调下,变得更加清晰而无可躲避。那些隐藏的少女情怀微微地沾染上岁月的风尘,让青春变得质感。

在叶君默默地对彭钧有好感的时候,她家里发生了一样惊天动地的事情。

叶妈被以前的小学同学追求了。那个小学同学离过婚,现在孤身一人。这件事情叶妈瞒了叶君一年多了,现在才在饭桌上跟叶君提起。

她说不上是什么感觉。她既希望妈妈能幸福快乐,但又害怕和陌生人在同个屋檐下相处。她不知道如何跟那个即将成为她爸爸却和她没有血缘关系的人打交道,而且,她的内心,始终觉得妈妈只属于她一个人。

但是,妈妈太辛苦了。看着妈妈每天忙着冻冰块、收拾材料、招呼客人,忙忙碌碌只为了她能够接受最好的教育,宁愿死撑着都不愿委屈叶君一丝一毫,她不愿意破坏妈妈脸上洋溢的笑脸。她只能祝福自己的妈妈。

那时,她真的沮丧极了。觉得自己改变不了什么。她只能把自己的心情写进日记,默默地跟日记讲自己的不安。

那段时间中,彭钧也感受到了叶君的反常,他专门找了个时间跟叶君聊天。他们站在栏杆前眺望着这个校园,叶君原本起伏的情绪也慢慢地冷静下来。了解了情况后,彭钧跟叶君讲,“每个父母都希望自己的子女能够幸福生活,无忧无虑。如果你实在接受不了,和妈妈谈谈,一起讨论一下怎么解决。要把自己的心思告诉妈妈,不要什么都藏在心里。如果有什么事情不知道怎么办,跟老师讲。

叶君看着彭钧真挚的眼神,她知道,这个人,是真的希望她能好好的。

“我会的。”

当晚,夜色很深沉时,叶君合上台灯,走到妈妈的床边轻轻环住了她,“我希望你能幸福。无论你的决定是什么,我都在你的身边。”

我们为什么会喜欢一个人呢?

外貌?性格?财富?还是什么?

我不知道。我只是知道,我喜欢和他在一起。

 

四、

“我的冲动不是年少轻狂。

这只是我的感情而已。”

------2008年1月17日

 

在叶君觉得自己可能会一直单恋下去时,现实打了她狠狠的一耳光。

彭钧在班上和同学们宣布了他的喜事。同学们的反应当然很大。女同学们一副捧心欲哭的表情,叶君,也学着她们一样把手放在心口上,尽管她真的感觉自己的心钝钝的疼。她想,难道自己的初恋就这样结束了吗?

她飞奔到办公室,然而快走到办公室时却不由自主的放慢了脚步。她不清楚自己在怯场什么。

彭钧喜气洋洋的声音洒遍了整个空间。她几乎可以想象着他矜持的微笑,带着谦逊的态度和老教师们道喜。

她本可以进去。她想告诉他,她也很喜欢辣妹组合的viva forever,她可以唱给他听;她和妈妈的关系已经和好了,她有了一个新的和谐的家;她很喜欢听他的课,她喜欢他讲课时博学生动的样子;她想说她喜欢他,也许在很早之前,也许是不久;她写了人生中第一封情书,是模仿徐志摩诗歌的,她很忐忑不知他是否会喜欢;她还想说,能不能等她到毕业,他们就在一起…….

她转了个身。

在她身后的是艳阳的天气,用炙热戳破了她野草一般疯长却注定无望的情感,也灼烧了她。曾经觉得过长的走道阻碍她见到彭钧,此时却感觉太短,不然为何没能把自己的情感藏匿于心,而是任凭泪水浸满整张脸,无法按下休止符。

她曾经为了离他更近,一直坐在班级前面,尽管一直被太阳不那么温柔的亲吻着。

她曾经花很长的时间看徐志摩的诗歌,只为能写出那首情书,告诉他一个女孩的情感。

可是,一切似乎都没有意义了。

青春也许就是这样。总是不完美。尽管我们好像也付出了很多的努力,但结局好像总是无疾而终的。正如他们结缘的viva forever,演唱的辣妹组合解散了,工作的工作,生子的生子,从此再无交集。但是,那首歌却时不时在脑海里回响,“do you still remember, how we used to be…….”

但那又怎么样呢?我们并没有失去什么。也不会矫情地说得到了什么。好像青春像个旋转的时钟,走完一圈又回到了原点,我们觉得自己还是以前的自己,又好像不是这样。也许别人也暗恋过自己的老师,也曾经那样失落的哭泣过,但那是不一样的。那在别人看来可以重复的青春故事,却是独属于每一个人的。

这是她的情书。也是你的情书。

五、

情书上用文心兰的花瓣点缀着几行诗歌:

我们在花前驻足,

任花瓣铺成以它为名的葬礼,

你垂目叹息,

透过漫天飘散的黄色,

一晃而过,

是不曾停止的目光,

追随你。